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常胜外汇学院 > 外汇

英国脱欧早有远见?欧央行又一损招惹多国不满,欧元区或惨变“债务共同体”



决策官员们打算说服德国等欧元区富裕国家将债务和相对不太富裕的邻国债务绑在一起,他们或许需要简明扼要。

尽管德国反对,但有关欧元区联合主权债券的讨论因为顶级评级债券持续短缺而热度不减。德国这个欧元区最大经济体至今仍旧排拒任何可能让国内纳税人承担其他国家债务的提议。自从去年欧盟执委会首度提出包含欧元区19国债务的联合共同债券计划之后,其进度就呈现停滞,促使官员将目光转向其他选项,包括短期的欧元票券。

一名行业消息人士表示,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诺沃特尼2月提出创造由欧元区成员国联合担保的欧元票券的可能性,欧盟执委会讨论了将此做为强化欧洲资本市场的一个选项。这类债务会在一年以内到期。

创办联合“安全资产”的计划预计要等到5月欧洲议会选举过后产生了新任执委会,才会有实质进展;之所以将其称为安全资产,是因为理论上没有违约风险。

不过即使到那个时候,快速取得突破的期望仍然渺茫。去年6月,一份针对欧元区改革的法德内部报告表示,主权债券支持证券(SBBS)的“坏处远大于潜在的好处,不应进一步推行”,在这之后,欧洲国家就没有对欧盟执委会成立SBBS的提议进行讨论。

危险的第一步?

短天期欧元计价国库券的提议,最先是在2011年由欧盟金融监管顾问Graham Bishop所提出,他在2013年被当时的欧盟(EU)执委会主席巴罗索任命加入一个专家小组,为可能进行的联合发债提供意见。这个小组在2014年解散。

Bishop表示,他的提议内容具有期限较短的性质,使其成为一个理想的测试工具;他的提议涉及成立一个名为暂时性欧元票券基金(Temporary Eurobill Fund)。根据他的提议内容,将发行两年期的共同票券。他正在研拟另一个期限六个月的版本。目前担任英国一个致力于加强欧洲整合与欧元区改革的团体——European Movement副主席的Bishop表示:

很简单,各国政府必须将两年以内的短期融资交由这个基金负责,可能以正式协议的方式进行委托,这个票券是将欧元区票券集合起来,然后重新发行。

按照Bishop的提议,违反欧盟财政纪律的成员国将被排除在该基金之外,而且成员国对其他国家的债务也不承担义务。

分析师称,欧元公债有其合理性,尤其对银行业而言。银行需要高评级主权债用于业务融资,同时担心随着德国与荷兰等AAA评级国家减少发债,这类债券的供应也随之下降。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驻伦敦的首席欧洲分析师David Owen认为:

考虑到欧元债券面临政治阻力,一项安全的欧元区债券计划完成,将会被视为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了良好一步。

但批评人士称,欧元公债可能给政府带来分担债务的压力。领导着欧洲议会经济委员会最大的保守派团体的德籍欧盟议员Markus Ferber就表示:

一旦这种所谓的“安全资产”出现,就不可避免会要求责任共担。因此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当选择这条路。

恶性循环

欧元区发行共同债券的潜在好处,在欧元区债务危机时期特别明显,当时银行对本国发行债券的仰赖造成恶性循环,即对高负债欧洲国家信用的疑虑,会影响投资人对这些国家的银行的看法,反之亦然,这加剧了市场紧张情绪。

尽管危机之后出台了更严格的银行监管及监督办法,但这种恶性循环依旧存在。欧洲银行业者的确一直在利用欧洲央行提供的低息贷款购买更多的政府公债。

意大利约2万亿(兆)欧元债务中,意大利银行业者持有其中的近20%,去年围绕意大利政府支出计划的疑虑引发一波猛烈的主权债抛盘,导致银行业者筹资成本升高。

根据德意志银行分析,目前一家普通欧洲银行的主权债曝险相当于其核心一级资本的170%,这个比例是美国银行业者的逾三倍;核心一级资本是反映银行财务体质强劲程度的关键指标。

除了降低银行稳定性风险之外,欧盟官员还希望增加被认为很安全的欧元计价资产的供应,以提升欧元对外国投资人的吸引力,并力抗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主宰地位。

目前欧元区顶级评级主权债的占比已从金融危机之前的50%左右下滑至约25%,原因在于多个欧元区国家的公共债务评级恶化。

Bishop称,和10年前相比,欧元区票券的构想较容易为心存疑虑的国家所接受,因为各国短天期票券的收益率已经趋于一致,因此德国等国家的参与成本较低;德国公债被视为欧洲最为安全的资产。

德国财政部的一名发言人对此未予置评。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在上月的央行记者会上被问到一种安全资产时称:

最终的决定在于政界人士,这一点也不会减损在欧洲层级拥有一项安全资产的绝对合理性。